http://www.cyheye.cn

种下的种苗基本死亡 文山三七价暴涨农民高兴不起来

图片 1 农作物大面积受旱,农民挑水浇地。本报驻红河记者 吴富水 摄 水塘见底,小河干涸,树木枯死,就连竹叶都卷在一起,这是记者在文山县采访时见到的真实场景。此次全省大面积的旱灾,已经导致文山州四分之一的群众饮水困难,全州直接经济损失12.1223亿元。1亿多元的抗旱资金投进去,并没有彻底解决文山的干旱问题,老百姓还在苦苦地等待雨季。 先保生活 后保生产 2月4日,根据旱情发展趋势,文山州防汛抗旱指挥部紧急将较大级应急响应提升为重大级应急响应。目前,文山州102个乡镇不同程度受灾,超过300万亩的农作物受到影响,部分地区的农作物完全绝收。全州库塘蓄水2.66亿立方米,比2009年同期少6842万立方米。 指挥部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旱灾如果持续到5月底,饮水困难人数将达96.11万人。目前全州各级各部门和群众已投入抗旱资金1.05亿元,但从现在测算到5月底,解决临时性饮水困难还需资金1.0452亿元。文山州已经组织各级各部门干部职工深入救灾第一线,发动群众开展生产自救,广泛动员社会力量。据统计,仅消防部队已经出动人员2884人次,动用车辆611辆,送水9986吨。而水务部门,只能按照在优先满足生活用水的前提下,尽力满足小春生产、大春栽插和重点行业等各方面用水需求。 洗完脸洗脚 接着喂牲口 文山县古木镇,距离县城不足20公里。 一路行去,道路两旁的田地大都荒芜着。古木镇政府所在地旁边的山坡上,大片大片的灌木枯死了。“干旱的时间太长,小春都很难种下去。”镇长郭光才说。辖区内的车基塘,全寨有600多口人,共用的水池已经干涸见底。近百口水窖中,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口还有一点水。就这点儿水还是前几天,镇政府找车拉来的。“现在每家每天只能用四桶水。”车基塘村长对记者说:“我们现在都是去外面拉水吃。”雇车一次可以拉13方左右的水进村,包干费用要500元,还不能保证水质,很多时候都是河水。 “一盆水先洗脸,洗脚,再澄一下给牲口喝。”村民杨振启说,过年时他曾经用一小盆水杀了一只鸡。由于没有水源,拉水的费用又太高,全村都在想办法节约用水,除此之外,只能等待雨季来临。由于干旱从去年9月份开始,全村去年的小麦都没有种下去。如果旱情持续,玉米也栽不上,到那时百姓吃饭都成问题。 三七种苗受旱 农民买水浇地 文山是三七之乡。此次旱灾,整个文山的三七种植也受到了严重影响。与往年相比,20头的三七的价格虽然暴涨近6倍,但药农却高兴不起来。 文山县平坝镇的李平,种植三七近100亩,按照目前的收购价格今年能挣50多万元,他却表示自己损失惨重。李平说,今年他在平坝培育了两亩种苗,由于干旱,近三分之一的种苗死亡,损失近5万元。除此之外,他每个礼拜需要买5车水浇地,按照每车600元的价格,成本增加3000多元。由于附近的水源枯竭,现在买水都很困难,他不知道这一批种苗到时候能保住多少。 砚山县盘龙镇的李加亮更是难过。去年干旱开始时正是三七成熟的季节,他的三七大面积死亡,无奈之下只好买水浇地。“我那20多亩三七如果全部浇透要100车水,可我到哪里去弄啊!”因为没有浇透,又有一部分三七霉变死亡。那些幸存下来的,也因为水分不够,个头很小,价格卖不上去。 这些影响还只是眼前的,由于干旱,去年12月份他种下去的种苗,基本全部死亡,他不知道三年之后该怎么办。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pt电子游艺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