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yheye.cn

制药巨头涉嫌购买诺奖 检察官确认“初步调查”

制药巨头阿斯利康被传为取得经济利益买通诺贝尔奖表决委员会成员,以帮助哈拉尔德·楚尔·豪森获得诺贝尔奖。瑞典检察官确认对此事进行了“初步调查”。

上周正值各界名人齐聚斯德哥尔摩欢度诺贝尔周,瑞典广播电台报道了有关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丑闻,该丑闻还未经证实。

该电台声称:总部设在伦敦的阿斯利康药物制造公司已买通诺贝尔奖表决委员会成员,以帮助哈拉尔德·楚尔·豪森能以其人乳头状瘤病毒引发宫颈癌的发现稳得诺贝尔奖。

pt电子游艺,原因据称是:阿斯利康公司持有抗HPV疫苗的股份,如果有人发现其用途并拿到梦寐以求的诺贝尔奖以及由此带来的新闻关注,二者将强强联合。

所谓的诺贝尔奖丑闻很快成为持相反态度者的谈资,他们无视大量的科学证据,始终坚持认为艾滋病毒不是引起艾滋病的原因。其中包括著名记者希礼雅·法柏,她曾报道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的诺贝尔贿赂传闻。

当瑞典检察官克里斯·范德尔·科瓦斯特接受《瑞典医学杂志》采访并表示他正调查是否存在刑事指控时,指控传闻初浮水面。在另一个与美国科学网的电话采访中,范德尔·科瓦斯特表示他进行了“初步的调查”,但诺贝尔基金会官员和阿斯利康公司都表示他的办公室尚未与他们接触。

诺贝尔基金会执行董事迈克尔·索尔曼将此次调查视为让检察机关成为焦点的一个机会。“(范德尔·科瓦斯)现在经常出现在媒体上,外交术语应该怎么说来着?”索尔曼说。即:最近,一个连环杀手推翻了他先前的供词并提出上诉,瑞典电视纪录片普遍指责检察官;一些报道称范德尔·科瓦斯是在隐瞒了证据的情况下获胜。

至于诺贝尔奖,这些指控是毫无根据的,几乎没有任何证据。首先,阿斯利康公司与抗HPV疫苗的关系是站不住脚的:早在2007年它购买了一家名为MedImmune公司,已经开发出病毒样颗粒技术,许可默克公司的宫颈癌疫苗和葛兰素史克公司的宫颈癌疫苗使用,都旨在防止HPV感染。但这项技术并不是单单针对HPV,公司正在努力使之适用于VLP和其他其他包括流感在内的类似疫苗。

毫无疑问,阿斯利康公司的利润远不止于此:去年,该公司全球许可证版税收入就达2.36亿美元。但据发言人周毅所称,这在其高达296亿美元的年收入中,仅仅只是沧海一粟。

另有传言斯德哥尔摩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所诺贝尔投票委员会中有两人不抵金钱诱惑,将面临指控。该委员会共有50人,他们的投票将决定谁是诺贝尔医学奖最后的赢家。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所药理学家,产生诺贝尔奖候选者的诺贝尔五人委员会主席贝蒂尔·弗雷德霍尔姆,在接受《美国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阿斯利康公司在2006年曾支付他1400美元。这笔钱是为支付他在实验室所做的细胞表面的蛋白质即化合物嘌呤的研究。弗雷德霍尔姆称,这些蛋白质研究是他的专业,并且这笔钱中的25%被用来支付税款,36%用于研究所经费,其余用于他的实验室的研究预算。

另一个被指控的委员会成员是波·安格林,卡罗林斯卡研究所新陈代谢专家,自去年7月25日始任阿斯利康公司董事会成员。据该公司2007年年度报告中称,去年他当了五个月的非执行董事会成员,得到了约三万美元的工资。该报告指出,安格林因其科学专业知识被选为董事会成员,并将服务于该公司的科学委员会,在那里他帮助评估研究活动的“质量,诚信和竞争力”。 但是,他并不“期望能审查个别研究或许可项目”。

在医学科学界,经济关系在学术家们中并不罕见,关键是这些关系是否被公开。诺贝尔委员会主席Hans J·rnvall表示他们就是实例。“我们已经知道阿斯利康与某些成员间的关系”,J·rnvall在与美国科学网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道,“但没有任何关系或阻碍能左右表决。任何讨论都不能改变委员会在投票时的完整性或委员会为值得尊敬的发现所做的深入调查”。

据J·rnvall称,即便安格林和弗雷德霍尔姆的工作是一个冲突,但他们都没有倾向投票给楚尔·豪森,因为他们不知道阿斯利康与抗HPV疫苗有关系。他还驳斥了另一指控,该指控声称阿斯利康公司赞助诺贝尔基金会旗下的子公司——诺贝尔媒体和诺贝尔网络——操控了诺贝尔选拔工作。去年11月份宣布的这个为期三年的赞助,为生理学或医学的诺贝尔奖得主提供讲座、教育网站以及电视纪录片的资金支持。(阿斯利康公司没有透露赞助的具体金额,诺贝尔基金会声称其旗下媒体公司没有提供详细的个人赞助商。)

J·rnvall表示,与事实不符的指控自然会烟消云散,但他并不责怪媒体的报道。“一般来说,我们与媒体的关系很融洽”,但这次,他说,“他们大多被蒙蔽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pt电子游艺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